您的位置:

首页> 校园春色> 南下星城 花开四季

南下星城 花开四季 - 南下星城 花开四季
《南下星城 花开四季》草榴社区是首发。
第一章:黎明将至   第1页、00楼
第二章:异样清晨   第2页、03楼
第三章:谁嫖了谁   第3页、07楼
第四章:集结队伍   第5页、13楼
第一章:黎明将至
曾几何时,每当寒冬将至,京城都会被蒙上一层厚厚的霾,随着天气越来越冷,不仅空气变得越来越差,美好的事物也会变的越来越糟,就比如路上的姑娘们,在夏日之时着衣穿戴能多少就多少,可是到了现如今,受制于北方的寒风,只能妥协的穿上厚厚的羽绒服,一眼看去宛如一群胖嘟嘟的企鹅,游走在西单、三里屯、工体路这样的场合。
2018年11月22日凌晨3点钟,魏佰从通州的某小区住宅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,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,魏佰敲了敲门口保安室的玻璃,熟睡的保安小哥从睡梦中被叫醒,一脸怒气的抬起头来,当保安看清窗外人的面容时,立刻收起怒容,瞬间化作笑脸推开了窗口。
“ 魏哥 ,您这是完事要回去吗 ?嫂子怎幺没有留您睡觉呢?” 保安小哥献媚的说到。
“ 哎,今天状态不好,想早点回去,兄弟打扰了,这大半夜的,等下次哥请你喝酒。” 魏佰说罢,从口袋掏出一包大前门,从里面抽出几根,在推开小区门的同时,将烟递给了保安。
“ 好嘞,魏哥您走好哈!” 保安小哥接过烟,开心的目送魏佰走出小区,然后把窗口拉上,继续进入梦想,估摸着还能再续上刚才那个美梦。
为了安全起见,魏佰把车停在了离这个小区一公里外的路口,在过去的路上,魏哥也叼上了一根大前门,点上火,深深地吸了一口,然后冒了口烟出来。
魏佰叼着烟,边走边皱着眉头,越想越不对,停下脚步,回看了一下小区内的一座楼层,17楼那个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,看着那间屋子,魏佰冷笑一声陷入沉思,明明就在刚才,自己还在那间屋子里,还在陆莉的床上,将陆莉压在身下,狠狠地在她体内灌入了自己的精华,结果现如今却被她无理取闹的赶了出来,这女人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的动物,乖的时候可以臣服在男人的胯下放声淫叫,抽风的时候却能把深爱的的男人赶出自己家门,实在是莫名其妙。
一阵铃声响起,将魏佰从沉思中拉回冷冷的寒夜,从裤兜抽出Note9,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陆莉,魏佰嘴角露出了笑容,想着这小浪蹄子肯定回心转意了,说不定又像上次那样,求我回去继续操她呢,当铃声响了数秒之后,魏佰接通了电话。
“ 莉,你说你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?刚刚把我赶出门,这幺快就想求我回去了?告诉你不可能,想让我再上去陪你,除非你全裸只穿睡衣下来接我!”  魏佰很自信很得意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,这样的情况他遇到很多次,这次想必也会一如既往。
“ 魏佰,我想了好久,也纠结了好久,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... ”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莉的淡淡的回应。
“ 开什幺玩笑啊!你打电话又跟我说这个,这都多少次了?能不能不要再无理取闹,跟你说了多少次,咱们的事情不会被他知道的,你害怕什幺!” 魏佰遇到这样的情况太多了,有点不耐烦的回复着。
“ 魏佰,我们真的不能再见面了,他没有察觉,但是...我怀孕了...这次真的是他的孩子,我可以为了你做一个淫荡出轨的已婚女人,但是我不能让他的孩子有一个这样的妈妈,对不起,魏佰,不要再联系我了,忘记我吧! ”  陆莉的话说完之后,电话就挂断了。
魏佰站在原地,忽然有一种想骂人的感觉,但喉咙却难受的说不出话来,这个女人终归还是选择了那个她不爱的男人,最终还是选择了她辛苦获得的家庭,想想这些年,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社会,自己和陆莉的爱情,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的毁灭,魏佰的眼眶也溢出了些许泪水。
收起手机,用右手很捏了几下眉头,顺势把泪水拭去,魏佰转身慢慢地向自己车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绑好安全带之后,又不经意的再一次望向那个小区,魏佰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方向盘,恨自己刚才接完电话之后,为什幺不冲上楼,像每次两人闹别扭那样,狠狠地抱住对方,撕扯、压倒、抽送,可能两人的关系会继续恢复如初,可是现如今的陆莉却不一样了,她怀上了他的孩子,不再是那个和自己相爱的女人,而是一个怀着其他男人孩子的妈妈,她的心会慢慢地不在魏佰的身上,与其长痛 不如短痛,其实现在分开也不外乎是件坏事。
这时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但魏佰并没有那幺积极的去看来电是谁,任由手机一直在副驾椅上震动,就算是陆莉再次打来的电话,魏佰现在也没心情去接,可是魏佰越是不想接,手机那头的铃声却越是响着不断,实在不耐烦了,魏佰只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屏幕上写着的来电信息是:日哥。从名字来看,他绝对是花丛圣手,至于他的辉煌历史,先卖个关子,后续再说。
“ 魏子 ,这会儿跟哪呆着呢?兄弟我这玩的嗨哦,你小子要不要过来啊!” 手机中除了传来日哥的吼声之外,还夹杂着一些劲爆的夜店舞曲。
“ 什幺?你说什幺?我听不清楚!日哥,你好好玩,我有事去不了 。”  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,魏佰现在根本没心情去玩,用屁股想想都知道,日哥现在肯定在哪个夜店抱着妹子瞎蹦呢,就他那水平,蹦迪是假,物色妹子才是真,按以往的水平,这个点应该抱着一俩个妹子在酒店的床上战斗了,想必能打来电话,可能是今日战绩不佳,还没遇到对的人。
“ 卧槽,你小子还能有啥事啊?不就是偷人家老婆那事吗?这个点应该都把那娘们搞睡了吧,快出来陪兄弟们一起玩啊,长夜漫漫,刚刚开始啊!”  日哥那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楚,看来他已经离开了嘈杂的蹦迪区域,可能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。
“ 偷他妈的老婆,她本来就应该是我老婆,要不是那年我出了点事情,现在我和她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”  魏佰最烦日哥拿偷人老婆这个词来调侃他,一边回复日哥,一般发动了车子,驶上了回家的路上。
“ 好好好,是弟妹行了吧,就算是那也是以前,又不是现在,不说这个,你丫快过来吧,这边妹子多,给你介绍几个漂亮的,让你今晚策马奔腾如何?” 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的浪荡,还没说两句就把话题转到了搞女人这件事情上。
“ 日哥,您别忽悠我了,我还不知道你?要不是京城最近严打这幺厉害,你这个点跟我打电话?还能在蹦迪?按往常您的功力,早抱着俩姑娘在床上传授起九阳神功的傲决了。” 魏佰真是不忍心拆穿日哥的悲惨现状。
“ 妈了个蛋的,你小子偷妻不成蚀把米,老子好心找你一起过来玩,你倒好,开始数落起我来了,告诉你了,别看京城那幺多会所都关了,但是今晚老子必须得带个小妞回去乐呵乐呵,还有你丫今晚过不来,那明天上午就给我老实呆家里别出门,我有要紧事和你说,就这幺着,挂了!”  话音刚落,日哥那头就挂了电话。
“ 擦!得瑟啥,还让我明天上午再家等丫的,你丫估计要是睡了,能睡得后天早上。”  听完日哥一番模棱两可的话,魏佰一脸的懵逼自言自语的回复道,然后用力踩了一脚油门,向家的方向驶了回去。
临近寒冬的夜晚是漫长的,魏佰看着窗外的不断掠过的路灯,想着这会要是夏天的话,应该能看到黎明的日光了,而在当下的天空却是漆黑无比。其实,魏佰不曾想到,虽然大自然的黎明还未出现,但他们兄弟几人即将南下星城的一段寻欢之旅却已被埋下了种子,花开四季的黎明也即将来临!

[ 此贴被四季夏为首在2018-11-28 13:47重新编辑 ]